笔者在珠三角某大都市就见过一家月费过万的高端养老院,建了四栋楼供老人入住,其中三栋是自理,仅一栋是护理,但四栋楼里的所有床位均符合资格拿政府补助。先不论补钱到这机构对于“惠普”目标有何裨益,就算三栋自理楼住满了老人,对于满足机构养老的“刚需”有何用处呢?

“艾德也想过办法自救,转型做汽车配件生产制造,但销售规模一直做不上来,企业难以为继,逐步变为一家只能靠银行借款维持经营的‘僵尸企业’。”马明亮说,一旦哪家银行停放贷款,艾德肯定就撑不住了,一度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。